名气大增盱眙龙虾成,小龙虾风波暴露长期以来食品安全治理的困境_虾类专题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又到龙虾风靡时节。然而,市民发现,一直受到南京人追捧的盱眙龙虾,市场上难觅踪影。
连日来,记者走访惠民桥水产市场和市内几家农贸市场发现,盱眙龙虾几乎成了龙虾中的“贵族”,已不再“抛头露面”;“唱主角”的是来自湖北、江西的龙虾。
前天上午10时,瑞金路农贸市场。“有盱眙龙虾卖吗?”“怎么可能有?全菜场都没有。我这是湖北产的,每只重6钱左右,10块钱一斤要不要?”
而在科巷、海福巷等农贸市场,记者的询问都得到这样类似的答复。
惠民桥水产市场29号水产店杨老板,经营龙虾已有20多个年头。他告诉记者,七八年前,他卖的龙虾,盱眙龙虾占到六成以上,后来逐渐减少,这两年就几乎看不到了。他现在卖的龙虾主要是从湖北、江西等地进来的。龙虾经销商石老板也说,他卖龙虾3年来,龙虾2/3来自湖北、江西,1/3来自安徽,从没卖过盱眙龙虾。
“两年前,盱眙的虾贩就从南京调货到盱眙卖了。”杨老板说,他们都是夜里开着货车来装龙虾,一晚就拖走上千公斤。
惠民桥水产市场管委会的信息显示,今年市场上的龙虾,60%—70%来自湖北、江西,其次是来自安徽、苏北等地,唯独不见盱眙龙虾。
盱眙龙虾为何在市场上不见踪影?记者了解到,这主要与盱眙龙虾货源少、价格高,供应面拓宽有关。
据了解,1998—2002年,盱眙一直把南京作为龙虾主供地。大约在2005年以后,盱眙龙虾“身价”陡增。以每只净重一两左右的龙虾为例,2001年每公斤卖十一二元钱,今年售价则为每公斤40元,翻了好几番,并且有价无市。
“盱眙龙虾每斤普遍比其他产地的龙虾高出二三块钱,在南京很难卖出去。”惠民桥水产市场信息科科长章茂华解释说,自从盱眙办了几次龙虾节后,盱眙龙虾成了品牌,“身份”陡涨。
“这几年,盱眙向南京供应的龙虾确实少了许多。”盱眙龙虾协会副会长陈龙坦言,一方面盱眙龙虾“名气”大增后,供不应求。另一方面,南京市场龙虾货源足,安徽、湖北等地都有,价钱也便宜。盱眙龙虾在南京贵了卖不出手,因此在价格上已没有竞争优势。
陈龙透露,虽然南京农贸市场上看不到盱眙龙虾,但南京也有几家酒店、餐馆是直接从盱眙拿货的。
陈龙还介绍,目前盱眙龙虾年产量5万吨,由于北京、上海、苏州、无锡等地“吃虾”热情也开始高涨,盱眙龙虾绝大多数都分流到了这些城市。在这些城市,盱眙龙虾每公斤能卖到四十二三块钱,虾贩当然更愿意往这些地方跑。
陈龙还透露,深圳目前也成了盱眙龙虾的“新辟地”,香港、拉萨的市场上也有了盱眙龙虾。
盱眙龙虾的火爆,吸引了不少人慕名到盱眙吃龙虾,但盱眙龙虾大多外销,于是盱眙周边的安徽、苏北等地也将龙虾供应给盱眙。“盱眙人跑到南京来拿龙虾,也就不奇怪了。”章茂华说。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小龙虾风波暴露了长期以来食品安全治理的困境,一方面,食物源的污染日趋严重,另一方面,日常性的食品安全监管缺失,直到食品危机发生,政府才临阵磨枪,市民只能惊慌失措。

核心提示:小龙虾风波暴露了长期以来食品安全治理的困境,一方面,食物源的污染日趋严重,另一方面,日常性的食品安全监管缺失,直到食品危机发生,政府才临阵磨枪,市民只能惊慌失措。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小龙虾风波暴露了长期以来食品安全治理的困境,一方面,食物源的污染日趋严重,另一方面,日常性的食品安全监管缺失,直到食品危机发生,政府才临阵磨枪,市民只能惊慌失措。
8月27日,一位食客在享用刚端上桌的小龙虾。连日来,南京等地突然出现食用小龙虾导致肌溶解症病例,各地小龙虾销售受到影响。
夜色下的南京市惠民桥水产市场。
一条废弃的铁轨穿过外围的临时棚屋,纸板壁缝隙中透出的零星灯火,是打烊的海鲜干货店、水产批发铺,以及售卖泡沫塑料箱和冰块的小店。鱼腥味从街角、地沟里使劲地往外钻。
子夜时分已过,虾贩子高健所说的从湖北、江西等地前来卸货的卡车并未在记者的视野中出现。难道小龙虾批发交易转移了地点?
当记者在9月2日再度联系上高健时,爽约的他在电话里压低了声音,却卡不住躁郁的火气,“已经有七八条汉子撵上我,问我还混不混了。”
从1991年以来就在这里——南京市小龙虾私贩集散地活动的高健,自南京传出食用小龙虾导致肌溶解的消息后,已闭摊不出20多天了。
卖虾实名制
第二天,从惠民桥水产市场的小龙虾交易登记册上赫然出现了几位从江西贩运小龙虾的商贩。对小龙虾商贩进行实名制登记是南京市政府8月25日以来展开“为期一个月的小龙虾专项整治”的措施之一。按照要求,所有摊主销售的龙虾,要登记其龙虾数量、来历及销售去向等,没有按规定登记的一律不得进行销售。
白天的小龙虾交易冷清异常。十来只一米见宽的泡沫塑料箱后面,七八个小贩站的站,坐的坐,围成一圈斗地主。摊位前过往的人,甚至都没让他们费开箱之力。
就在两周前,南京水产市场上,一两以上的红虾还能卖到28-30元一斤,现在仅为18-20元一斤,价格下降了两到三成。总成交量只有14-17吨,比往年的60-80吨大幅下滑。“出事以前,这里有百八十号人做小龙虾生意。现在倒好,就剩我们几个。”批发“江苏产龙虾”的孙苗花说。
她每隔半个小时,就把敲碎的冰块镇住覆盖龙虾的尼龙布,这是为了“保鲜时间长一点,现在卖的是压箱货。开箱以后,小龙虾动来动去,相互撕咬,又没人来买,损耗会更大。”
孙苗花干脆一屁股坐在了箱子上,“我们天天把小龙虾当饭吃,怎么就没吃出问题来呢?以前我也搞过豆腐、大米,他们在豆腐里面泡的都是石膏粉,米里面捣的是地沟油,那可比小龙虾毒多了。”
“现在政府抓龙虾的源头,实行登记制,但上海的龙虾日消费量是南京的三倍,浙江宁波的日销量也不少,为什么这两个地方没有像南京一样出现大量的病例?”虾贩子高健说。
在他看来,那些在正规市场外交易的虾贩不仅对正当的小龙虾生意形成干扰,更是肌溶解事件的罪魁。“它们从各地运到南京,有些还顶着盱眙小龙虾的名头,根本不经过水产市场等正常的交易途径,更别提什么经营资质和质量监管了,做了手脚都没人知道。”
高健自称他做小龙虾买卖靠的都是老关系,“再等等看,不想做了20年的行当毁于一旦。整治就是一股风,原来市场外的虾贩子有一半都停了,因为无利可图。不搞小龙虾,他们还会动假油假米的脑子。”
菜单上没这道菜了
8月31日,又一例新增肌溶解病例住进了江苏省人民医院,主治医师在病历卡上留下一笔“有食小龙虾史”。随着近日在武汉、宁波等地陆续出现吃小龙虾而致肌溶解的类似病例,小龙虾在南京以外的市场也出现销售受阻的情况。
让虾贩们对小龙虾信心近乎崩溃的是,产业下游的饭店纷纷对小龙虾挂起“免战牌”。“现在一天卖不出一两百斤,哪家饭店还敢来进货啊,菜单上都没这道菜了。”孙苗花说。
在南京市丹凤街上,隔三差五的龙虾酒店,才翻过一次台面,夜市就散了。原先把红亮亮的小龙虾浸泡在花椒等调味料中,堆垛在外卖窗口的虾子都不见了,而是改成了“现点现做”的堂吃,出货量也大大减少。
“这一桌五个人,才消费一百多块。”账台后的老板张立憋出一丝苦笑。小龙虾吃出肌溶解遭曝光以来,他的龙虾酒店基本靠特价菜和酒水维持,88元/小盆起卖的小龙虾,销量不到以前的三成。
“原先三五个人来我这儿吃饭,288元的大盆龙虾是必点。”如此高调的定价,仰仗的是张立在盱眙投资百万经营的小龙虾养殖场。盱眙小龙虾在市场上高人一头,7到8块钱的小龙虾,收购价能达到30元/斤,而同样个头的江西、湖北产小龙虾,只能卖到七八块钱一斤。
张立从1999年开始经营小龙虾的产销一条龙,“每年小龙虾大规模上市时,都会出现类似的安全事件”,他掰着指头历数,“前年有重金属中毒事件,去年有洗虾粉,今年又出了个肌肉溶解。”
比邻张立的龙虾酒店,也是一家专营小龙虾十多年的老店。如今,一对霓虹灯饰大獒正在由工人们摘下。门口停着的卡车上,烹虾、沥油用的锅勺瓢盆稀里哗啦地装了一斗。张立也隔着玻璃门,张了一眼:“这种靠供货的人家已经撑不下去了,店都盘了。”
店主的离去也未及与街邻道别,只是落下一句:“当年上海人爱吃毛蚶,闹得全城甲肝流行。现在你去问问,上海哪儿还看得到毛蚶?”
连喂饲记录都要查
9月7日,南京市政府的新闻发布会证实,截止当天12:00,南京全市共收治23例因食用小龙虾而致肌溶解的病例,经治疗,已有22人治愈出院,还有1人仍然住院治疗。但肌溶解症与小龙虾之间的病理关联,迄今仍没有一个权威的解释。南京有专家称,小龙虾或可与毒共存。也有专家质疑养殖环节,认为小龙虾导致横纹肌溶解症的致病原因,可能与某种抗生素污染有关。
“上周三,卫生局刚来查过我这个店,不过是看看营业执照而已。”张立说,麻烦的是他在盱眙的养殖场,原辅材料库、原辅料进货台账;甚至每天的喂饲记录都要查。
盱眙境内20万亩小龙虾养殖场,面积不到江苏全省小龙虾养殖面积的五分之一,产量却占到五分之四,并且是全国出口小龙虾的主产地。小龙虾出事后,南京市政府即刻组织了卫生局、市农委、工商局、质监局、商务局、药监局、食品安全办等七局委协同的“小龙虾专项整治小组”,而最早出面澄清的则是江苏省海洋渔业局。
9月4日,江苏省海洋渔业局副局长沈毅对外宣称:江苏省小龙虾饲养、生产环节的合格率为100%。而今年上半年,江苏出口小龙虾和龙虾仁比去年同期增长24.4%和11.7%,出口欧美的小龙虾百分百通关,“是江苏渔业中的新兴优势品种”。
但“肌溶解”事发以来,小龙虾的口碑还是一下子面临着跌破底线的窘境。
盱眙养殖大户陈龙最近接到上海“复茂小龙虾”负责人发来的短信,告之其各门店的销量降了一半,损失惨重。接到短信后,陈龙每天发往上海“复茂小龙虾”的货减少了一半。
为了稳住小龙虾的销量,盱眙县政府甚至邀请了一批江苏省内媒体和酒店经营者亲入田间滩涂,实地考察小龙虾的养殖和生产。
目前南京市场上的龙虾最多来自海门,其次是江西,然后是湖南、湖北,“市场上大打盱眙龙虾的牌子,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以前许多虾贩子都从外省收虾在盱眙转卖,过一下盱眙‘户口’,价格噌一下上去了。”虾贩高健说。
惠民桥水产市场信息科长章茂华介绍:“盱眙的虾较少进入惠民桥水产市场,反而惠民桥的虾会往盱眙走。以前每天从南京去盱眙的虾有3-4吨。而所谓南京的虾,只有10%是本地产的,而其中70%是生长环境较为恶劣的野生虾。”

南都周刊记者_黄修毅南京报道

8月27日,一位食客在享用刚端上桌的小龙虾。连日来,南京等地突然出现食用小龙虾导致肌溶解症病例,各地小龙虾销售受到影响。

夜色下的南京市惠民桥水产市场。

一条废弃的铁轨穿过外围的临时棚屋,纸板壁缝隙中透出的零星灯火,是打烊的海鲜干货店、水产批发铺,以及售卖泡沫塑料箱和冰块的小店。鱼腥味从街角、地沟里使劲地往外钻。

子夜时分已过,虾贩子高健所说的从湖北、江西等地前来卸货的卡车并未在记者的视野中出现。难道小龙虾批发交易转移了地点?

当记者在9月2日再度联系上高健时,爽约的他在电话里压低了声音,却卡不住躁郁的火气,“已经有七八条汉子撵上我,问我还混不混了。”

从1991年以来就在这里——南京市小龙虾私贩集散地活动的高健,自南京传出食用小龙虾导致肌溶解的消息后,已闭摊不出20多天了。

卖虾实名制

第二天,从惠民桥水产市场的小龙虾交易登记册上赫然出现了几位从江西贩运小龙虾的商贩。对小龙虾商贩进行实名制登记是南京市政府8月25日以来展开“为期一个月的小龙虾专项整治”的措施之一。按照要求,所有摊主销售的龙虾,要登记其龙虾数量、来历及销售去向等,没有按规定登记的一律不得进行销售。

白天的小龙虾交易冷清异常。十来只一米见宽的泡沫塑料箱后面,七八个小贩站的站,坐的坐,围成一圈斗地主。摊位前过往的人,甚至都没让他们费开箱之力。

就在两周前,南京水产市场上,一两以上的红虾还能卖到28-30元一斤,现在仅为18-20元一斤,价格下降了两到三成。总成交量只有14-17吨,比往年的60-80吨大幅下滑。“出事以前,这里有百八十号人做小龙虾生意。现在倒好,就剩我们几个。”批发“江苏产龙虾”的孙苗花说。

她每隔半个小时,就把敲碎的冰块镇住覆盖龙虾的尼龙布,这是为了“保鲜时间长一点,现在卖的是压箱货。开箱以后,小龙虾动来动去,相互撕咬,又没人来买,损耗会更大。”

孙苗花干脆一屁股坐在了箱子上,“我们天天把小龙虾当饭吃,怎么就没吃出问题来呢?以前我也搞过豆腐、大米,他们在豆腐里面泡的都是石膏粉,米里面捣的是地沟油,那可比小龙虾毒多了。”

“现在政府抓龙虾的源头,实行登记制,但上海的龙虾日消费量是南京的三倍,浙江宁波的日销量也不少,为什么这两个地方没有像南京一样出现大量的病例?”虾贩子高健说。

在他看来,那些在正规市场外交易的虾贩不仅对正当的小龙虾生意形成干扰,更是肌溶解事件的罪魁。“它们从各地运到南京,有些还顶着盱眙小龙虾的名头,根本不经过水产市场等正常的交易途径,更别提什么经营资质和质量监管了,做了手脚都没人知道。”

高健自称他做小龙虾买卖靠的都是老关系,“再等等看,不想做了20年的行当毁于一旦。整治就是一股风,原来市场外的虾贩子有一半都停了,因为无利可图。不搞小龙虾,他们还会动假油假米的脑子。”

菜单上没这道菜了

8月31日,又一例新增肌溶解病例住进了江苏省人民医院,主治医师在病历卡上留下一笔“有食小龙虾史”。随着近日在武汉、宁波等地陆续出现吃小龙虾而致肌溶解的类似病例,小龙虾在南京以外的市场也出现销售受阻的情况。

让虾贩们对小龙虾信心近乎崩溃的是,产业下游的饭店纷纷对小龙虾挂起“免战牌”。“现在一天卖不出一两百斤,哪家饭店还敢来进货啊,菜单上都没这道菜了。”孙苗花说。

在南京市丹凤街上,隔三差五的龙虾酒店,才翻过一次台面,夜市就散了。原先把红亮亮的小龙虾浸泡在花椒等调味料中,堆垛在外卖窗口的虾子都不见了,而是改成了“现点现做”的堂吃,出货量也大大减少。

“这一桌五个人,才消费一百多块。”账台后的老板张立憋出一丝苦笑。小龙虾吃出肌溶解遭曝光以来,他的龙虾酒店基本靠特价菜和酒水维持,88元/小盆起卖的小龙虾,销量不到以前的三成。

“原先三五个人来我这儿吃饭,288元的大盆龙虾是必点。”如此高调的定价,仰仗的是张立在盱眙投资百万经营的小龙虾养殖场。盱眙小龙虾在市场上高人一头,7到8块钱的小龙虾,收购价能达到30元/斤,而同样个头的江西、湖北产小龙虾,只能卖到七八块钱一斤。

张立从1999年开始经营小龙虾的产销一条龙,“每年小龙虾大规模上市时,都会出现类似的安全事件”,他掰着指头历数,“前年有重金属中毒事件,去年有洗虾粉,今年又出了个肌肉溶解。”

比邻张立的龙虾酒店,也是一家专营小龙虾十多年的老店。如今,一对霓虹灯饰大獒正在由工人们摘下。门口停着的卡车上,烹虾、沥油用的锅勺瓢盆稀里哗啦地装了一斗。张立也隔着玻璃门,张了一眼:“这种靠供货的人家已经撑不下去了,店都盘了。”

店主的离去也未及与街邻道别,只是落下一句:“当年上海人爱吃毛蚶,闹得全城甲肝流行。现在你去问问,上海哪儿还看得到毛蚶?”

连喂饲记录都要查

9月7日,南京市政府的新闻发布会证实,截止当天12:00,南京全市共收治23例因食用小龙虾而致肌溶解的病例,经治疗,已有22人治愈出院,还有1人仍然住院治疗。但肌溶解症与小龙虾之间的病理关联,迄今仍没有一个权威的解释。南京有专家称,小龙虾或可与毒共存。也有专家质疑养殖环节,认为小龙虾导致横纹肌溶解症的致病原因,可能与某种抗生素污染有关。

“上周三,卫生局刚来查过我这个店,不过是看看营业执照而已。”张立说,麻烦的是他在盱眙的养殖场,原辅材料库、原辅料进货台账;甚至每天的喂饲记录都要查。

盱眙境内20万亩小龙虾养殖场,面积不到江苏全省小龙虾养殖面积的五分之一,产量却占到五分之四,并且是全国出口小龙虾的主产地。小龙虾出事后,南京市政府即刻组织了卫生局、市农委、工商局、质监局、商务局、药监局、食品安全办等七局委协同的“小龙虾专项整治小组”,而最早出面澄清的则是江苏省海洋渔业局。

9月4日,江苏省海洋渔业局副局长沈毅对外宣称:江苏省小龙虾饲养、生产环节的合格率为100%。而今年上半年,江苏出口小龙虾和龙虾仁比去年同期增长24.4%和11.7%,出口欧美的小龙虾百分百通关,“是江苏渔业中的新兴优势品种”。

但“肌溶解”事发以来,小龙虾的口碑还是一下子面临着跌破底线的窘境。

盱眙养殖大户陈龙最近接到上海“复茂小龙虾”负责人发来的短信,告之其各门店的销量降了一半,损失惨重。接到短信后,陈龙每天发往上海“复茂小龙虾”的货减少了一半。

为了稳住小龙虾的销量,盱眙县政府甚至邀请了一批江苏省内媒体和酒店经营者亲入田间滩涂,实地考察小龙虾的养殖和生产。

目前南京市场上的龙虾最多来自海门,其次是江西,然后是湖南、湖北,“市场上大打盱眙龙虾的牌子,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以前许多虾贩子都从外省收虾在盱眙转卖,过一下盱眙‘户口’,价格噌一下上去了。”虾贩高健说。

惠民桥水产市场信息科长章茂华介绍:“盱眙的虾较少进入惠民桥水产市场,反而惠民桥的虾会往盱眙走。以前每天从南京去盱眙的虾有3-4吨。而所谓南京的虾,只有10%是本地产的,而其中70%是生长环境较为恶劣的野生虾。”(文中部分人物应被访者要求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