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秃石山渐披绿装行当变革带富百姓,扶贫攻坚

  作为我国石漠化较严重、贫困人口较多的省(区),经多年综合治理,广西已成我国西南地区石漠化土地面积减幅最大的省(区)之一。记者近日在广西部分石漠化山区采访了解到,当前石漠化治理与扶贫攻坚相互促进效果明显,石漠化治理与“啃硬骨头”扶贫相结合,正成攻克“地球癌症”的有效途径。
  昔日光秃石山 如今满眼着绿   被称为“地球癌症”的石漠化,是西南岩溶地区最严重的生态问题,长期以来成为难以攻克的“生态顽疾”。记者在广西部分石漠化山区看到,一些石山正发生变化:
  云贵高原南麓的广西凤山县乔音乡久隆村巴腊屯,居住着60多位村民。村民罗起跃说,许多年前,屯里群众生产生活都要砍柴,山林被砍伐,石漠化加剧。光秃的石山无法涵养水土,当地常年旱涝交替;一些岩石经常滚落。
  罗起跃说,为让石山重焕生机,村民们制定村规民约禁止乱砍滥伐。如今的巴腊屯完全变了样:5000多亩山头草木茂盛,猴子从60多只增加到400多只。
  全国第二次石漠化监测结果显示,广西石漠化土地面积192万公顷,与2005年第一次监测相比减少45.3万公顷,净减幅度达19%。
  “广西样本”:减少石漠化山区群众对山林依存度   “部分石漠化山区变化明显,关键是广西将石漠化治理与扶贫开发、经济发展相结合,减少群众对生态环境的依赖。”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营林处副处长邱承刚说。
  在都安瑶族自治县,当地依托葡萄酒厂鼓励群众在石山上种毛葡萄。“葡萄藤根部能

住土层,不让泥土被雨水冲走。”村民唐毓甫在石山上种的毛葡萄每年可收500多斤,年收入1700多元。
  记者采访感受到,石漠化治理与扶贫攻坚密切相关:一些石漠化治理较好的地方,群众产业发展道路多,从而更重视保护石山生态;石漠化治理滞后的地方,群众缺乏产业支撑、脱贫困难,被迫开荒扩种,陷入恶性循环。
  除此之外,广西还总结经验筛选出一批适合石山生态恢复和产业发展的模式,如任豆树与金银花复合经营、养殖—沼气—种植“三位一体”等生态发展模式,取得明显效果。
澳门新萄京8522,  事实上,通过政策激励引导群众形成生态保护的自觉性,也是石漠化治理的关键所在。
  “沼气池、生态公益林等项目都给予补助,通过政策引导,让群众生产生活不再依赖砍伐林木。”广西河池市林业部门工作人员说,农户建一个标准沼气池,扣除财政补助,只需投入约2000元,砍树当柴的现象大为减少。
  扶贫攻坚宜加速 “地球癌症”待攻克   尽管部分石漠化山区综合治理成效明显,但不少干部认为,石漠化加剧的态势还没有得到根本遏制,治理任务任重道远。“广西剩余的530多万贫困人口属扶贫攻坚硬骨头,意味着下阶段石漠化治理也将非常艰难。”一名基层扶贫人士说。
  都安瑶族自治县扶贫办副主任黄若平认为,当前石漠化山区农民生存发展与生态保护的矛盾仍较突出,石漠化山区石多土少,一些群众还在靠不断开荒以耕地总量换取粮食增量,生活能源供给方式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仍没有完全消除。
  “首要的是通过发展产业、提升造血功能,帮助石漠化山区农民脱贫致富,降低他们对生态资源的依存度,从而达到恢复石漠化山区生态的目的。”河池市发展改革委一名工作人员说,可制定针对性的生态移民、产业扶持、低保、教育等配套政策措施,为石漠化综合治理和山区扶贫攻坚提供更有力的政策支持。
  此外,面积大、资金投入不足正成为制约石漠化治理的重要因素。邱承刚说,无论造林还是砌墙保土,都应进一步加大石漠化治理的投入,提高治理标准。(记者 
夏军)

新华社南宁6月21日电题:光秃石山渐披“绿装”
“产业革命”带富百姓——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蹲点记

新华社记者何伟、王新明、杨静

被称为“地球癌症”的石漠化,是我国西南岩溶地区最严重的生态问题。记者近日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蹲点采访发现,由于坚持脱贫攻坚与石漠化治理同步推进,通过产业扶贫等手段带动群众脱贫,当地正发生巨大变化。

“掐指一算,去年我家总收入竟超过5万块”

从过去种苞谷赚不到钱到2016年家庭收入超过5万元,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米箩镇俄戛村村民王顺友通过土地、技术入股一家农业公司,一举摘了“穷帽”。

王顺友曾是贫困户,家有4.8亩地,过去种苞谷和洋芋挣不到钱,苞谷地还变成“秃子山”。后来,他将土地入股到当地农业公司种植猕猴桃,合同期限20年,前五年每年可获土地保底分红2900元。他还入了技术股,参与基地管理,一年保底工资4.8万元。“掐指一算,去年我家总收入竟超过5万块,预计今年还会更多!”

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涉及云南、广西、贵州三地15个州市的数十个县区,是我国石漠化分布最集中,也是面积最大、贫困人口和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片区。“十二五”期间,该片区农村贫困人口由2011年的816万人减少到2015年的398万人,农村贫困发生率由31.5%下降到15.1%,治理石漠化面积近4000万亩。

近年来,这里的脱贫攻坚步伐进一步加快。据农村贫困监测数据,2016年片区86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农村贫困发生率下降到11.9%,片区贫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达8212元,较上年增长9.7%。

“既是一场产业革命,也是一场‘绿色革命’”

记者蹲点采访发现,部分石漠化山区发生明显变化,主要是将脱贫攻坚与石漠化治理相结合,昔日光秃石山逐渐披上“绿装”。

“这既是一场产业革命,也是一场‘绿色革命’!”广西壮族自治区扶贫办项目处处长邓妙宏说,广西片区通过大力发展核桃、芒果、毛葡萄、茶叶等特色产业,带动片区贫困户44.72万户161.37万人,特别是核桃面积已发展到241万亩,成为华南地区最大的核桃生产基地;芒果面积135万亩,成为全国最大的芒果种植基地。

在广西天峨县曾经严重石漠化的山区,各处石山上乔木、灌木郁郁葱葱,连山脚下的村屯农家也被绿色包围。天峨县委书记陆祥红说:“目前,全县森林覆盖率超过84%。我们在大力脱贫攻坚的同时,倾力呵护一方绿水青山,让群众靠‘绿色收入’脱贫致富。”

“江南煤海”贵州六盘水市实施“三变”(农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当地生态环境好转,“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造福一方群众。“苞谷下山、果树上山,集体土地、水域入股,不仅增加农民收入,还能修复、涵养生态,推动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六盘水市委副书记魏雄军说。

统计数据显示,自2014年实施“三变”改革至去年底,六盘水贫困人口从60.37万人减少到31.65万人,贫困发生率从23.3%下降到11.9%;建成猕猴桃、刺梨等农业产业基地300多万亩;森林覆盖率从45.4%提高到52.77%。“‘三变’改革使农村资源成为‘源头活水’,越来越多的贫困群众享受改革红利,加速脱贫致富。”六盘水市委书记周荣说。

云南省将石漠化治理与精准扶贫相结合,2016年在片区实施岩溶治理面积430.7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由“十一五”末的31%提高到2016年的42.5%,是全省森林覆盖率增长最快的区域。

补强脱贫“短板” 打赢脱贫攻坚战

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自然地理条件恶劣,经济社会发展滞后,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致贫原因复杂,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难啃的“硬骨头”。截至2016年底,片区还有贫困人口312万人,仍是全国14个片区中贫困人口数量最多的片区。2020年与全国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仍面临水电路网等基础设施薄弱、工程性缺水问题突出、生态修复压力大等困难和问题,需要通过加大资金投入等进行化解。

在今年3月于广西河池召开的“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区域发展与脱贫攻坚现场推进会”上,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张秀隆说:“2017年自治区本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比2016年增长40%以上,其中60%以上资金将投入到片区。”

受访基层干部认为,要大力推进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尽快补上村屯道路、饮水安全、住房、网络宽带等“短板”。还要加快推进易地扶贫搬迁、产业扶贫、生态扶贫,加快石漠化治理力度,让贫困家庭“挪穷窝、挖穷根、换穷业”。

“接下来要大力弘扬‘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的精神,坚持苦干、实干、创新干,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措施落实到位,促进贫困群众稳定脱贫、持续增收。”云南省文山市委书记李云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