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黄土山地数拾载现,祁连山爱戴区一线护林员二3事

四川省林业厅

    在大巴山深处,一位当年已逢五十的“小队长”带领广大村民将一片荒山荒沟,营造成了1500多亩的杉木林。二十五年如一日,他以山为家、与林为伴,无怨无悔地守护着这片集体山林,使昔日的不毛之地成为如今拥有5万立方米活立木的“绿色聚宝盆”。他就是2002年全国绿化奖章获得者,今年再次荣获全国绿化劳动模范称号的万源市石窝乡大沟河村办林场护林员,现年76岁的蒲德辉老人。
    1981年,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石窝乡六村发动全村农民在大沟河开展大规模的植树造林,建立杉木林基地,组建了村办林场。蒲德辉作为当时的生产队长,主动承担起了植树造林、管山护林的负责人。之后,随着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分户耕作,而管护林木又得不到报酬,其它人都相继离开,林场新造的幼林无人管护。望着栽植成活的满山幼苗,不怕吃苦受累的蒲德辉主动与大队签订协议,坚持长年管护,从此在大沟河就扎下一名任劳任怨的老护林员。
    蒲德辉接手任务后,第一件事就是向生产队里借谷子400斤,贷款300元作为基本生活所需。第二件事就是带领老婆和认养的孙子搬进岩洞居住,并连续三年进行补植补造和抚育管护。为了培育和管护好大沟河的杉木树苗,他决定兴建护林点,苦于缺乏资金,无钱买瓦,只好用塑料薄膜和稻草盖在上面。护林点和草屋冬冷夏热,特别是盛夏季节,屋里酷热如蒸笼,时常是一身汗水一身泥,只得把饭端到河边,一边吃饭一边歇凉。蒲德辉的住房离林场护林点约有2.5公里,每天往返三次,25年的护林行程达7万余公里,共计穿烂了胶鞋、水鞋60多双。在这条长满苔藓的小路上,蒲德辉老人不知摔了多少次跤,有时一摔好几丈远,但为了呵护那片树林,他甘愿吃苦而无怨无悔,在艰难的环境里仍然常年坚持扎根大沟河巡山护林,布兜、小锯、弯刀、电筒就是他随身携带的“法宝”。为了管好这片山林,蒲德辉坚决同那些蛮不讲理的偷树者作斗争,他常说:“我六十几岁了都舍不得砍一根,谁敢再来?只要我蒲老汉守护一天,你们就别想偷树!”由于当地烧柴困难,又有不少人悄悄在林子里剃枝砍柴,蒲德辉就守在要道路口进行了坚决制止。
    家境贫寒的蒲德辉老人至今还有2万多元的债务,家庭尽管困难,他咬紧牙关,硬是挺过来了。为了大沟河林场留给后人一片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森林,蒲德辉把林子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在他全家的精心培育管护下,林场的杉树长得很好,有的树做棺木是上好的材料。于是就有人找他的亲戚来买树,蒲德辉说:“你还不知道我这个人?”他亲戚又说:“这千多亩林场到处是钱,你守着‘金山’却是穷光蛋,不傻吗?”蒲德辉严肃地说:“咱蒲家从没做过亏心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25个春秋过去了,这位年逾古稀的护林员,人生虽近夕阳,仍精神矍铄。蒲老深深懂得人生就像一张零存整取的存单,他把25年的真情与热爱浸透到1500多亩、5万余立方米蓄积的森林中,写满了对大沟河的执着追求和无限期望,并随着岁月的延伸而不断得到升华。作为山区朴实农民的蒲德辉老人,用25年爱林护林的汗水和心血塑起了一座脚踏实地、不畏艰苦、乐于奉献的丰碑。这丰碑昭示我们: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绿色家园,推进城乡绿化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要从自身做起,从实干做起。

遥望巍巍祁连山,莽莽大森林郁郁葱葱,潺潺山溪水欢快流淌。在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22个保护站,有这样一群身着迷彩服、疾步行进在山林里的人,他们起早贪黑,披星戴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与大山相伴、听松涛歌唱,在寂寞的山坳里用心守护着祖国的绿色屏障。他们就是保护区管理局的一线护林员。

图片 1

厚厚的巡查日志

1月中旬,一场透雪过后,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南山林场的护林员们手挽手走在巡山护林的路上。
郭红 摄

隆畅河保护站白泉门资源管护站位于肃南县城进入祁连山的隘口,管护总面积有120多万亩。

中新网兰州1月16日电
1月中旬,一场透雪让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南山林场场长康俊清神清气爽。冬日林场防火工作任务艰巨,看着大雪覆盖了山林,康俊清知道,逐年改善的生态环境增加了空气的湿度,这场雪会融化得慢一些,有利于森林防火。

站长杨万斌面庞黝黑、不善言辞。可当我们翻开他的巡查日志时,才发现杨万斌把最想说的话都写在了日志里:

图片 2图为雪后山路打滑,护林员推着宣传森林防火的宣传车前进。
郭红 摄

“7月15日,星期天,从站里到长沟48林班1、4、5小班巡护,没有发现乱占林地及破坏现象,管护设施良好……向林区牧户李军成等人了解辖区内情况,发放宣传材料20多份,林内未发现闲杂人员、车辆入山等异常情况。发现野生动物岩羊30多只,没有发现乱捕盗猎现象。”

16日早上八点,带好铁扫帚和灭火工具,康俊清和同事们开始了一天的巡山工作。进入“三九”以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康俊清的眉毛眼睫上沾着呼气结成的冰屑。3万余亩的林场,他和同事们划片分责,要严防冬季容易出现的森林火灾等问题。

“7月10日,星期二,从站里到汤坎沟54林班6、7、8、9小班巡护,林内灌木生长良好,发现野生动物岩羊20多只,蓝马鸡10多只。”

图片 3图为护林员拿着铁扫帚巡山护林,做好冬季防火工作。
郭红 摄

……

据永靖县林业局官方介绍,该县共有南山、巴米山、新寺、西河4个国有林场。早在8年前,永靖县决定规划3.2万亩,总投资2.2亿元实施县城南山绿化工程,对县城南山进行生态综合治理,改善全县生态环境。

每天巡山归来,杨万斌都要写巡查日志,日志上详细记录着巡护路线、病虫害情况、有无破坏森林资源违法行为、处理结果、有无火警火灾……有时候“偶遇”岩羊、蓝马鸡、马鹿等野生动物,杨万斌也会一一记录。49岁的杨万斌从事护林员工作已有26年。26年来,他先后在多个护林站工作过,可不管走到哪,护林日志都会带到哪。几十年如一日,杨万斌工作在山林深处,足迹踏遍了祁连山北麓的每一个角落,护林日志也记了厚厚的一沓。据保护区管理局工会主席陈玉平介绍,在保护区所辖的22个保护站,每个保护站的库房里都存放着一箱箱已经泛黄的护林日志,那一页页、一本本、一沓沓的护林日志不仅浸透着一代代护林员的劳动和汗水,也是他们默默坚守大山深处,护卫生态屏障、绿色长城的最好见证。

截至目前,全县国有林场林地面积60.23万亩。2018年该县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结合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等工程在新寺、西河、巴米山三个林场新增造林1.2万亩,对南山和沿黄快速通道面山进行补植补造,完成造林3000亩,完成了新一轮退耕还林5000亩。

子承父业“林二代”

“和其他林场拥有大片天然林不同,南山林场的树木全部要人工栽植。”康俊清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成立于2012年的南山林场,每一棵树都是几代护林人填土浇水栽植所成,加之南山地区相对干旱,每年夏季,护林员仅仅更换林区的灌溉喷头就每日穿梭在深山里,忙碌不停。

隆畅河林场皂矾沟管护站的护林员王加军是“林二代”。

春季栽种,冬季防火,夏秋两季则是不间断地管护和补植。康俊清说,一年四季,总想着下个季节可能会清闲一些,可每年都是在忙碌中度过。冬季防火任务重,林场两周轮休一次。康俊清笑称,自从两年前和“深山老林”相伴,家人一边抱怨,一边支持着他的工作。

他的父亲曾是张掖森林总场职工。

因为白天巡山只能吃干粮充饥,傍晚回到宿舍,护林员朱良宝总会做一顿丰盛的晚餐邀请同事们一起吃。“忙的时候我们一连好多天都在山上过,厨艺都锻炼好了。”他说,辛苦一天能有温暖的住所和可口的饭菜,让人心里踏实和满足。

在王加军的印象中,父亲一年最多回来两趟,有时候大半年才回来一次,在家里待的时间最长也不过十几天,几年才能在家过个春节。1992年,王加军参加工作,成为一名护林员,一干就是26年。

降雪过后,山间路滑,护林员们手挽手爬坡过沟。罗仕林说,进入冬季防火期以来,护林员便与丛林、白雪为伴。北风呼啸的天气里,他的脸和手被冻肿,腿脚被树枝划伤,是常有的事情。

“小时候,我不能理解父亲,常常抱怨父亲回家太少。”如今,成为一名护林员后,这种抱怨换成自己的儿子:“爸爸在家陪我的时间太少,对我的关心不够……他跟叔叔回家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可以数过来,我都快分不清爸爸和叔叔了……”儿子的叔叔、王加军的孪生弟弟也是一名护林员,在青龙管护站工作,不仅如此,两人的哥哥在喇嘛坪生态管护站工作,兄弟三人都在山上忙碌着,能同时休息在家陪老人的机会少之又少。

“火源不入山,森林才平安。”来到南山林场的那一天,康俊清就把这句话作为自己工作的首要职责。为了能及时了解山情、林情动态,每天两三遍地巡山,及时把控各个位置的山林情况之后,康俊清才能在傍晚安心入睡。

“干这个工作,注定照顾不上家。家人也已经习惯了,没指望我回去帮着干点啥……时至今日,我终于能理解当年辛苦奔波的父亲。”26年来,王加军对每一棵树,每一片山林都有着很深的感情,他说,这些树就像我的孩子,被我呵护长大,舍不得离开。我会继续守护这片林区,让这片林区的树木越长越好。

作为土生土长的永靖县人,康俊清回忆自己少时看到的家乡,黄土山地上光秃秃一片,每到春季,漫天沙尘让人睁不开眼。成为千万护林员中的一员之后,康俊清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在家乡干旱的土地上,栽活一棵树是多么不易。

寺大隆保护站杨哥资源管护站站长王金生退伍后,回到了从小生活的祁连山脚下,接替退休的父亲成了一名护林员。

近年来,永靖县加大植树造林力度,发动全县民众义务植树,巩固绿化成果,改善生态环境。康俊清说,经过多年的努力,现在的永靖县青山绿水,四季皆是美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走进并了解这座黄土高原上的小城。

“我从小在寺大隆林场长大,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寺大隆是祁连山保护区的核心区,经过整治、修复和保护,现在林场的环境越来越好了,草多了,树高了,进山的牛羊少了。我们苦点累点没关系,为了守住绿水青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王金生打趣道,“现在巡山,装备条件比起父辈们强多了!不仅有手电、铁锹、帐篷,还有摩托车、望远镜、防火应急包,局里还给我们配备了PDA巡护监管终端设备!”王金生说,林区有我们几代人的回忆和情感,既然做了护林员,就要把这份责任担当好。

植树造林改善了气候,充沛的雨水反之为植树造林提供了有利条件,形成良性循环。永靖县林业局官方披露,2019年,该县继续抓好植树绿化工作,更新改良树种,进一步扩大种植面积,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在祁连山下,还有许多像王加军、王金生一样“子承父业”的护林员,从父辈手中接过了守护林场的接力棒,一路前行,没有止步。

随着林场树木种植面积逐年增加,康俊清准备春季来临之后,尽最大力量发动林场周边村民加入植树造林的队伍。“每个人都要为生态保护做出自己的贡献,环境变得好了,所有人都是受益者。”他说。

用脚步丈量森林

白泉门资源管护站有9名护林员,每个人每个月巡山护林至少21天。护林站2名女站员也全部编入一线巡护队伍。崎岖的山路考验着她们的脚力、体力和身体素质。每天天刚亮,9名护林员就带上馍馍,背上水壶,上山巡护。

管护面积大,线路长,护林员每次进山少则一天,多则两三天。有时候晚上回不来,就在附近的牧民家借宿。“过去巡山基本靠两条腿走,太费鞋。夜里还住过牧民废弃的帐篷,生着火熬一夜,冻得睡不着,还害怕有动物袭击。如今,站上有了摩托车,巡山方便了。”杨万斌说。他们用坚守换来了管辖区域连续64年未发生森林火灾事故的记录。

去年7月下旬的一场大雨,杨哥资源管护站通往肃南县城的道路被冲毁。护林员李琛因无法出山,最终错过了已准备了一年的高级工考试。王金生介绍说,因为巡山路途遥远,他们上山时,要准备一个星期的干粮,顿顿都是馍馍、榨菜、煮鸡蛋,那时有口热水喝,都是很幸福的事!

黑鸭沟资源管护站至今仍没有电话信号,每次到站里上班,就仿佛与世隔绝。“如果有事通知站里,或者护林员家里有急事,只能打电话到10多公里以外的青龙资源管护站,工作人员骑上摩托车前往黑鸭沟管护站传话……”陈玉平向我们介绍说。

翻山越岭、历经艰辛;远离家人、“享受”寂寞……为了祁连山,为了守护西部这片宝贵的森林资源和重要的生态屏障,众多的护林员就像那挺拔的云杉雪松,扎根泥土、遥望蓝天,为心中坚定的信念而默默奉献着。(记者
文洁 齐兴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