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苗种,浙江省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组织大陈岛海域增殖放流活动

“中国渔政33006”号船上,舟山海洋与渔业局水产研究所工程师王志刚一直在几个大鱼桶间穿梭,瞅瞅这里的氧气水泵有没有在冒泡,看看那里的放流管道通不通畅。

图片 1

6月13日上午,浙江省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组织并邀请台州市四套班子、椒江区、摄影家协会等单位相关人员,前往大陈岛海域开展增殖放流活动,共投放1428万尾大黄鱼苗。台州市人大副主任周先苗、副市长郑敏强参加本次活动。

大黄鱼、黑鲷的幼鱼在桶里游得欢畅,王志刚把它们视为宝贝:“都是我们通过人工受精哺育出来的幼苗。现在我们一共培育了7个品种,今年又新培育出了海参幼苗,过段时间就能放流了。”

记者李震宇摄

据了解,今年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共斥资450万元,通过政府采购招标大黄鱼、梭子蟹、黑鲷、曼氏无针乌贼、日本白对虾等苗种进行海洋放流。其中,大黄鱼1428万尾、梭子蟹2300万只、黑鲷769万尾、曼氏无针乌贼1176粒。除今天投放的大黄鱼苗种外,渔政部门已于近期组织专业团队投放了梭子蟹幼苗。黑鲷、曼氏无针乌贼等苗种也将立即组织投放。

舟山海洋与渔业局高级工程师倪梦麟介绍,为保护海洋生态,恢复日益衰退的海洋渔业资源,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浙江省就开始进行一系列的增殖放流活动。特别是2005年以来,省市各级财政每年投入2000多万元,在舟山渔场、象山渔港等沿海海域和钱塘江、千岛湖等内陆水域里,放流大黄鱼、石斑鱼、梭鱼、黑鲷等苗种2.5~3.5亿尾以上。

昨天上午,4艘渔船满载着500万尾鱼苗从舟山沈家门码头驶出,到达莲花洋海面后,鱼苗全部放流入海。

“最早我们只是投放些虾苗,近几年才增加到鱼类,计划接下来投放的水产种类将达到8至10种。今年还将增加贝类的投放,先投厚壳贻贝。”舟山海洋与渔业局高级工程师倪梦麟说,投放种类的不断增多,也是基于渔业资源日益枯竭的原因。

这批鱼苗中包括15厘米以上的大黄鱼、10厘米以上的黑鲷以及乌贼、海蜇、梭子蟹、鮸鱼等共6个品种。这只是今年“2008东海生物资源增殖放流活动”的第一炮。全年预计将放流4000万尾鱼苗,这个数字较去年整整翻了一倍。

看着“新鲜血液”输送入海,最乐的就属沈家门的渔民了,“前半年收成不好,趁伏季休渔期‘补海’,可以增加舟山渔场鱼类的种群数量,咱们就盼着鱼儿快快长大了。”

从虾到鱼,放流种类越来越多

“中国渔政33006”号船上,舟山海洋与渔业局水产研究所工程师王志刚一直在几个大鱼桶间穿梭,瞅瞅这里的氧气水泵有没有在冒泡,看看那里的放流管道通不通畅。

大黄鱼、黑鲷的幼鱼在桶里游得欢畅,王志刚把它们视为宝贝:“都是我们通过人工受精哺育出来的幼苗。现在我们一共培育了7个品种,今年又新培育出了海参幼苗,过段时间就能放流了。”

舟山海洋与渔业局高级工程师倪梦麟介绍,为保护海洋生态,恢复日益衰退的海洋渔业资源,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浙江省就开始进行一系列的增殖放流活动。特别是2005年以来,省市各级财政每年投入2000多万元,在舟山渔场、象山渔港等沿海海域和钱塘江、千岛湖等内陆水域里,放流大黄鱼、石斑鱼、梭鱼、黑鲷等苗种2.5~3.5亿尾以上。

“最早我们只是投放些虾苗,近几年才增加到鱼类,计划接下来投放的水产种类将达到8至10种。今年还将增加贝类的投放,先投厚壳贻贝。”舟山海洋与渔业局高级工程师倪梦麟说,投放种类的不断增多,也是基于渔业资源日益枯竭的原因。

无鱼可渔,只能提前休渔

老渔民周正国站在码头目送着放流渔船出海,嘴里嘀咕着:“放流这么多鱼苗,接下来应该有鱼可捕了吧。”

自从上月20日提前返港,这个世代捕鱼为生的老渔民就一直愁眉不展。周正国告诉记者,年还没过完他就出海了,像他这样的小渔船只能在内海捕鱼,一般一个礼拜到10天回来一趟,至今一共跑了7趟,每次都只能捕一些小杂鱼、小带鱼这样的“低档货”,他看着都心寒。

“有时候一网上来,竟全是几千条只有一元硬币大小的小鲳鱼,这可都是子孙鱼啊,捞起来不忍心,放回去又是一场空。”

最让周正国感慨的是,父辈们总是说起,当年舟山渔场就属黄鱼最多,甚至夜晚走在海边,都能听到黄鱼的叫声。可如今别说大黄鱼,就连小黄鱼都难得看见。

据渔民们介绍,今年4月初以来,东海各大渔场几乎都没有形成小黄鱼等经济鱼类的渔汛。

“内海捕不到鱼,只好去外海捕。”渔民陈兵去年打了条大的双拖渔船,去外海捕鱼,可是柴油涨价,船工的工资也在涨,一趟下来,还是没的赚。“本来半年下来能赚了十几万元,今年1万都没赚到。”所以他索性早早收起了网具,没到6月1日就提前自行休渔。

投下一条鱼,收获几倍利

据了解,舟山大黄鱼捕捞业曾居中国四大渔业之首位,上世纪60—70年代在主产区东海的年产量曾接近20万吨,可目前已很难捕到。这次增殖放流,光是大黄鱼就投了300多万尾。渔民们乐了,都盼望着鱼儿快快长大。

“虽然鱼越来越少,捕鱼越来越难,但增殖放流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原来快要灭绝的鱼种,比如乌贼、海蜇、黑鲷等,现在又能捕到了。”渔民李惠良兴奋地告诉记者。

农业部渔业局副局长崔利锋表示,选择在休渔期放流,一来是现在正是鱼苗生长的季节,二来也有利于保护这些鱼苗的成长。他介绍,根据以往的经验,一些品种放流后,投入与产出的比例约为1∶8,有的甚至能达到1∶10到1∶20。

由此,渔民们得到的实惠是很实在的:比如昨天放流的梭子蟹,下半年就能捕捞了。还有大黄鱼,放下去时只有15厘米长,价格是10元/条,等明年它们长到1.5~2斤时,每条的价格将达到1600元~1800元。

放流、休渔,多方解“鱼荒”

近几年渔业资源增殖放流的力度在加大,为什么渔民还是喊捕不到鱼?倪梦麟说,今年的“鱼荒”,一方面是渔业资源的状况每年每个时期都在变化,上半年不好,说不定下半年会好些。但总趋势不会变,就是渔业资源的总量逐年在减少。

据专家分析,由于前几年的过度捕捞,东海区目前的渔业资源已经不到可捕水平的50%。最明显的就是“东海四宝”之一的大黄鱼,它需要两三年才能长成,一年的休养时间,对它们来说显然不够。

“增殖放流要见效也需要一个过程,鱼类要适应海洋环境,繁殖形成生物链都需要时间,根据鱼的不同种类,少则半年,多则几年。”倪梦麟说。

“放流的数量相比渔民捕捞的强度,还是微不足道的。”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相关领导介绍,浙江全省水产品年产量超过500万吨,渔业经济年产出达1200多亿元,位居全国前列。但是近年来,由于传统渔场缩小、捕捞能力过大,加上环境污染严重,海洋生态和渔业资源遭到破坏,目前渔业资源枯竭的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倪梦麟告诉记者,增殖放流只是保护渔业资源的其中一项手段,“增殖”要和“保护”双管齐下,“渔民主动提出延长休渔期,说明他们保护海洋资源的意识增强了。政府部门也在考虑通过减少渔船,禁止使用捕捞强度大的网具等途径减少渔业资源的捕捞强度,并引导一部分渔民永久地退出捕捞生产。”(中国水产养殖网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