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中心工作科学发展纪实,森林勇士护绿忙

——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中心工作科学发展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11月17日报道 首次在同一火区成功地大规模集中使用索滑降灭火,开创了我国森林灭火作战史上索滑降灭火作战的先河;首次依靠人力成功扑灭夏季特大雷击森林火灾,创造了我国森林灭火作战史上的奇迹;首次运用国内外先进装备成功组建我国首支森林灭火作战特种部队,填补了我国森林灭火史上没有集中使用水和化学灭火的空白。地方林业主管部门评价这支部队是森林灭火战线上的雄师劲旅。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总队长张忠国、政委张维国深有感触地说:“成绩的取得得益于发展的理念、先进的装备、科学的理论。”
  灭火作战理念,由“群殴”向同时独立快速扑救多起重特大森林火灾转变
  西部大开发以来,内蒙古自治区完成造林7030万亩,森林覆盖率年均增长0.55个百分点,草原得到了大面积的恢复。植被面积的增加,可燃物载量的增大,气候因素的变化使得森林草原灭火作战的难度年年增加。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大风等恶劣天气因子增多,发生重特大森林火灾的等级年年都在提高。重点林区林下经济发展迅速,进山生产作业的人员增多,人为引发森林火灾的几率也连年提高。
  2002年7月28日,内蒙古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发生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特大森林火灾,总队驻守在自治区9个盟(市)的部队全部参战,共出动兵力5000余人,灭火战斗持续28天;2003年5月25日,兴安盟白狼林区发生重特大森林火灾,总队抽调5个驻守在其他盟(市)的部队投入灭火作战,共出动兵力3000余人,灭火战斗持续15天……
  为什么每发生重特大森林火灾都要调动如此多的兵力?究其原因主要是部队战斗力不强。为什么部队战斗力不强?主要是各级缺乏对中心工作严峻形势的认识和对中心工作发展建设的战略思考。为提高官兵对中心工作科学发展必要性的认识,总队从2003年至今自下而上召开了8次商议中心工作的会议,在局域网上开辟了议中心工作的专栏,征集到官兵对中心工作的意见和建议300余条。总队最终梳理出装备落后、通信手段单一、缺少攻坚力量、装备组合不科学等20个与中心工作有关的亟待解决的问题。问题找到后,全体官兵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警种部队要想生存发展就必须在中心工作上有作为,要用高标准的科学发展理念指导部队战斗力建设,要树立独立同时扑救两场以上重特大森林火灾的理念,要锻造支队级团队攻坚克险的能力。”
  立足精干高效,科学构建指挥体系。总队把指挥体系细化成3级28个子系统,制作成工作流程表,实施层次推进;与自治区森防指共同制定《警地联合指挥方案》、《林航站和部队一体化规范》,建立“平时联建、战时联指、保障联供”的共建机制;加强一线指挥力量,逐级向重点林区派出前指,逐级向火线加强领导力量,营团级干部随队战斗。通过协商共建、技术改造、引进项目等办法,总队建立了地面侦察、空中观察、巡护瞭望、气象预报、卫星遥感“五位一体”的网格化火情监测预报体系,初步实现了作战指挥火情气象信息能监测,火场图像能传输,指挥信息传递能同步,每个战斗单元能互联,编队车辆能跟踪,内部网络能畅通。
  立足配套管用,科学构建装备体系。总队防区内森林火灾种类复杂。总队根据各战区作战环境特点,本着宜水则水、宜风则风的原则,对特种车辆、通信设施、灭火装备等6类20种装备重新整合、定位,实现了以局部突破带动整体跃升,最大限度地发挥装备效能。总队广泛开展小革新、小发明、小创造活动,运用加挂、改装、融合等技术手段,取得了30余项重大科研成果,其中多功能睡袋、多用途雨衣获得了国家专利。
  立足现实需要,科学构建保障体系。总队牢固树立“面向基层,加强管理,提高效益,服务中心”的思想,制定《火场侦察规定》、《支队灭火作战绩效评估办法》、《灭火作战政治工作细则》、《灭火作战政治工作流程》、《火场政治环境建设规范》、《灭火作战后勤应急保障实施细则》等规章制度;狠抓战场建设,在中蒙边境一线确定了220公里的易过火地段,在北部原始林区确定了93个可以长期利用的水源点;加强通信建设,运兵车车载台配备率达到95%,超短波通信网已覆盖28个重点旗(县)、林业局,面积达1483万公顷,6个支队11个大队31个中队的防护区内实现通信无盲区,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保障体系的整体效能。
  科学发展的理念催生了强大的战斗力。2008年4月8日,内蒙古大兴安岭毕拉河林区发生特大森林火灾,大兴安岭支队出动1000余名官兵,历时23个小时彻底把火扑灭。当年8月7日,内蒙古北部原始林区发生重大森林火灾,大兴安岭支队出动600名官兵,历时18个小时将火扑灭。
  灭火作战手段,由“欺弱”向全天候攻坚克险转变
  黑夜里,蜿蜒的火线像一条狂舞的巨龙,一会儿冲上高山,一会儿翻入山涧,疯狂地蚕食着树林,迸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灭火队员有的手持风力灭火机与火魔对峙,有的用二号工具清理余火,有的用水枪射杀石缝里的火星……人与火的较量仿佛剪影一般。这样的画面,这种传统的风力灭火作战手段,从森林部队组建至今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陈旧的灭火作战手段已不能适应中心工作创新发展的需要。总队党委一班人全面研究美国的“野火空中传感项目(WASP)”、德国使用的“陆地数字化远距离森林火灾预警系统”、美国先进的水灭火作战方式等世界先进灭火的作战理论和方式后形成了新的共识:“要改变传统的趁夜间火势弱,或寻找火势弱的时机投入灭火作战的窘困状况,就必须改变完全依靠风力的灭火作战手段,就必须对武器装备进行系统的更新和改造。”
  总队引进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和国内森林防火设备生产厂家的最尖端的高压森林灭火水泵、森林灭火炮、特种消防车、北斗一号卫星定位系统等共计15件单兵灭火装备和10台俄式牵引车装备,组合现有15种装备,为80多个基层单位配发了自行研制开发的索滑降训练器材,革新了20多种原有装备。新装备投入部队后,总队党委一班人在大兴安岭支队组建了我国首支“能适应各种环境,能适应各种火场,能完成攻坚任务,独立作战是拳头,协同作战是尖兵,既能进行常规作战,又能在特殊条件下进行作战”的特种灭火部队。特种灭火部队由索滑降中队、装甲中队、炮兵中队、水枪中队和给水中队组成。
  2003年春,总队基层单位优秀的干部、士官和士兵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到特种部队。大兴安岭林区春季漫长而寒冷,特种兵们顶着严寒,在雪地上进行特种车辆、?灭火炮、火焰喷射器、索滑降、水枪、水泵等特种装备的技能训练和编组常识。特种兵们往往是训练10分钟就要活动两分钟。一节训练课下来,特种兵帽子边上都挂满了白霜,被汗水浸湿的后背直冒白色的热气,可他们却没有一人叫苦,没有一人掉队。
  特种部队组建至今,先后参加灭火作战60余起,每次作战都是森林灭火作战手段由完全依靠风力灭火作战向风水结合、水灭火、化学灭火转变的尝试。这期间,特种部队先后消灭火头70余个,保护重点设施和村屯20余个,而且次次都是全天候作战,再凶猛的火魔遇到他们也会束手就擒。特种作战手段彻底改变了慎打火头的窘困局面,在灭火作战中发挥了巨大威力。
  2007年7月28日,内蒙古北部原始林区又一次发生特大森林火灾,火场的态势、火灾的类型与2002年7•28特大森林火极为相似。装甲中队、索降中队、灭火炮兵中队和水泵中队仅仅出动640余人就将大火全部扑灭。灭火战斗中,水和化学药剂扑灭的火线约占62.7%,清理火线约占83.9%,首次在原始林区作战中实现了“一次歼灭、彻底清理、速战速决、直接转场”的作战意图。之后,特种部队又在红花尔基、免渡河等灭火战斗中屡建奇功,并被国务院列为支援希腊灭火作战的预备力量。
  灭火作战理论,由“一招制敌”向多招法并举决战决胜转变
  曾经有官兵称:“学会单点突破长线对进的灭火作战战术就是一名合格的指挥员。”随着灭火作战手段的变化,通信网路的覆盖,运输设备的配备,这种“一招制敌”的绝招渐渐地退出了灭火作战的舞台。
  总队结合多年来的灭火作战战例完善了兵要地志系统,开发灭火作战指挥应用软件,为部队遂行任务提供决策依据。总队加强作战理论研究,把作战区域划分为两个战区,确定了东部战区“打硬仗”的能力,中西部战区“打快仗”的战术指导思想,并以课题为牵引给不同战区的部队下发了战法课题研究,努力实现积极备战、重拳出击、一次奏效的目标。总队加强指挥人才培养,在组织中队长、大队长、参谋长培训的基础上,组织政工干部培训班的全体干部开展了灭火作战指挥培训,紧紧围绕“判明火情、慎重决策、整体部署、密切协同、集中用兵、活用战法、积极扑救、规避风险”的原则,牢固树立各级指挥员“打小火立大功”的思想,注重抓住最佳时段、选择最佳地段、运用最佳手段指挥灭火作战。
  今年入春以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持续干旱少雨,火险等级不断提高。5月1日15时30分,3号火场告急,请求增援。但由于3号火场远离公路,无法实施地面增援且无机降条件,扑火队员无法及时到达火场。特种大队索滑降中队临危受命,执行开设机降点和攻击火头控制火势的艰巨任务。15时50分,第一批索降队员到达指定地域,并成功在50米高空实施索降,仅用40分钟就开辟出一个60米×80米的机降场地,随后大批增援部队投入3号火场。几乎与此同时,第二、三批索降队员也投入火头发展变化的主要方向与火魔展开激战。随后,装甲中队的官兵快速穿过沼泽、塔头和疏林地,把灭火队员运到火场的两翼对火魔实施夹击。531装甲车车载水炮连续向火势较强地段喷射强大的高压水柱降低火势,全道路运兵车车载水枪紧随其后,运用高压水枪向火线射击,火势全面减弱。紧随其后的灭火队员运用常规灭火作战工具消灭余火。参战官兵沿着火线快速推进着。10个小时后火场全线封控,火场外线明火全部消灭,扑火作战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由于火场地被物丰富,绝大多数火场几十年没有发生过火灾,腐殖质层较厚,并分布大量的站杆、倒木、树墩,火场内烟点、暗火星罗棋布,给火场清理带来极大困难。给水中队30名官兵负责火场的清理战斗。他们采取多泵连接的战法,从火场东侧2公里处找到水源,每间隔500米设置一个储水池,在坡度为30度至60度之间的山坡上仅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就铺设管线2000米,把水输送到了火线。特种兵用高压水枪对火场进行了水覆盖式的彻底清理,两个小时后结束战斗。要是用传统挖掘隔离带的清理火场的方式,这场战斗至少要投入300兵力,历时24个小时。
  总队在中心工作建设中取得的可喜成绩激发了官兵抓中心工作、谋中心工作、想中心工作的热情。2003年以来,总队各级共计推出新战法30余种,其中,20余篇作战战法论文在国家森林防火灭火权威杂志刊登,10篇战法论文和成功战例在森林部队中推广使用。

——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4月30日报道 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官兵很自豪:他们创造了首次在同一火区大规模集中使用索(滑)降灭火的成功战例,首次依靠人力扑灭夏季特大雷击森林火灾的奇迹,组建了我国首支森林灭火作战特种部队,首次特种部队与常规协同作战的经典战术,部队战斗力实现了跨越式提高。张忠国总队长告诉记者:总队在中心工作上取得成功得益于科学的决策、科学的装备、科学的理论。
  “悲壮”的胜利引发冷静的思考
  2005年5月5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发生特大雷击森林火灾,18个火场在原始林区的腹地开花,大火疯狂的在林区肆虐,1.5万余名官兵和5万多名群众打响了和平时期保护家园的生态战争……
  人与自然的斗争是残酷的。在2号火场北线的阻击战中,火线上炙热的高温让人难以呼吸,主机手二级士官唐龙狠命的用“风枪”向火烧迹地内扫射,10多分钟的时间,防火材料制成的头盔被凶猛的火焰烤得发软,他的手上和脸上也被烤出成串的水泡。突然,风向改变,由逆风火变成了顺风火,火苗一下蹿起2米多高,烈火和浓烟把主机手和二号工具手包围了起来。二号工具手狠命的挥舞着工具,人与火进行着力量的较量。火焰渐渐地降低,浓烟渐渐的散去,官兵泪水和汗水融在一起,他们用衣袖蹭了一下脸,又继续向前推进……,这仅仅是一次小小的阻击战。在森林大火熊熊燃烧的28个昼夜里,这样的阻击战不知道经历了多少。
  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对参战官兵给予大力表彰。当衣衫褴褛的官兵手持残损的作战“武器”,傲然站在庆功会的现场时,作为主战部队的军事主官,张忠国总队长越发感受到肩上的重担:部队虽然发展成为机降灭火、装甲灭火,具有地空立体作战能力的武装专业灭火队伍,但官兵手持作战武器与火魔面对面对峙,灭火作战模式单一的局面却始终没有改变。
  总队党委一班人在分析中心工作形势时感到,面对日益严峻的防火灭火形势,只有全面科学的加强指挥体系、力量体系、装备体系和保障体系建设,锻造高科技的劲旅雄师,才能不辱使命。
  科学的决策创新灭火作战力量体系建设
  尊重战斗力生成规律,用科学的视角审视原有的作战模式,在增加指挥手段,改变作战手段,更换作战装备,健全保障体制上下功夫。
  立足精干高效,科学构建指挥体系。总队把指挥体系细化成3级28个子系统,制成工作流程表,实施层次推进;与自治区森防指建立“平时联建,战时联指、保障联供”的共建机制;加强一线指挥力量;建立地面侦察、空中观察、巡护了望、气象预报、卫星遥感“五位一体”的网格化火情监测预报体系,初步实现了作战指挥火情气象信息能监测,火场图像能传输,指挥信息传递能同步,每个战斗单元能互联,编队车辆能跟踪,内部网络能畅通。
  立足合理部署,科学构建力量体系。按照“集中用兵、确保重点、合理配置、留有机动”的原则,确定69个大中队构成的基本力量,25个重点分队构成的机动力量,6个支队构成的支援力量和各级各类保障人员构成的保障力量。坚持走“常规手段与特种手段相结合”的路子,科学统筹规划常规力量和拳头力量。
  立足配套管用,科学构建装备体系。总队根据各战区作战环境特点,本着宜水则水、宜风则风的原则,对特种车辆、通信设施、灭火装备等6类20种装备重新整合、定位,实现了以局部突破带动整体跃升,最大限度地发挥装备效能。
  立足现实需要,科学构建保障体系。总队牢固树立“面向基层,加强管理,提高效益,服务中心”的思想,制定《火场侦察规定》等一系列规章制度;狠抓战场建设,在中蒙边境一线确定了220公里的易过火地段,在北部原始林区确定了93个可以长期利用的水源点;加强通信建设,运兵车车载台配备率达到95%,超短波通信网已覆盖28个重点旗(县)、林业局,6个支队11个大队31个中队的防护区内实现通信无盲区。
  科学的装备铸就林海“铁拳”
  武器装备的变化是实现部队力量体系建设目标的基础,是改变传统灭火作战方式前提。总队党委一班人全面研究美国的“野火空中传感项目(WASP)”、德国的“陆地数字化远距离森林火灾预警系统”,学习世界先进灭火的作战理论和方式,为部队装备了国际上最新、最尖端的高压森林灭火水泵、特种消防车,以及国内北斗一号卫星定位系统等装备。
  新装备引入部队后,总队党委一班人决定以大兴安岭支队一、二大队为基础,组建我国首支“既能进行常规作战,又能在特殊条件下进行作战”的特种灭火部队。特种部队分为索滑降、装甲、炮兵、水枪和给水5个中队。2008年7月27日,内蒙古北部原始林区再次发生特大森林火灾,火场态势、火灾类型都与2002年7·28特大森林火灾相似。特种部队仅出动640余人就将大火全部扑灭。灭火战斗中,水清理火场替代了完全依靠人力开设隔离沟的做法,极大地提高了清理效率,首次在原始林区作战中实现了“一次歼灭、彻底清理,速战速决、直接转场”的作战意图。之后,特种部队又在红花尔基、免渡河等灭火战斗中屡建奇功,被地方防火指挥部门誉为“灭火神兵”,成为自治区和总队防火指挥部门手中机动的“灭火作战铁拳”。

——2010年武警森林部队参加灭火作战保护国家森林资源回顾

  中国绿色时报1月12日报道  动用兵力8万余人次,参与扑火580余起,24小时扑灭率达88%……2010年,以保护国家森林资源为己任的武警森林官兵闻警即动、能征善战,以一次次英勇无畏的行动和挑战生理极限的壮举发挥了灭火作战生力军和突击队的作用,履行了神圣的使命,向党和人民交出了合格的答卷。
  枕戈待旦 如箭在弦   2010年春季,我国南方部分省、区遭受百年一遇特大旱灾,夏季东北林区又遭遇持续大风和干雷暴天气,森林火灾一触即发。
  面对严峻的防灭火形势,武警森林部队按照形势早分析,思想早发动,工作早部署,物资早准备,人员早到位,预案早落实的要求,深入开展针对性训练和应急演练,大力加强班(组)灭火战斗、水泵、装甲车、索(滑)、灭火战斗综合演练等专业训练,强化模拟实战,提高了部队整体灭火作战能力。
  2010年1月至6月,森林指挥部先后两次组织甘肃、新疆总队240名扑火骨干赴内蒙古、黑、湘、鄂、赣等重点林区部队,以实战的形式开展业务培训,以培训的形式加强重点方向灭火力量。
  春秋季两个防火期,官兵每天深入周边林区、山寨、重点旅游景点,宣传护林防火常识,配合地方林业部门设卡执勤,开展可燃物计划烧除或清理活动。内蒙古、吉林、黑龙江、福建、云南、西藏森林总队和机动支队先后出动4000余名兵力进驻94个执勤点。
  2010年,吉林森林总队坚持构建“共建、共管、共保、共对”的森林火灾防控机制,实现了全省30年无重大森林火灾的目标。
  2010年,森林指挥部先后投入数千万元为内蒙古、黑龙江两个大兴安岭支队装备了履带式灭火车,极大提高了重点林区部队的山林灭火能力;为重点林区部队按编制配齐了灭火水泵、风力灭火机和细水雾灭火机等主战装备,提高了部队灭大火和高效灭火的能力。
  回眸全年,80%以上的森林火灾因发现及时、处置迅速,没有酿成大灾。特别是以往火灾频发的云南大理、内蒙古大兴安岭等高火险林区的火灾发生率更是减少3/4。
  兵贵神速 重拳出击   2010年上半年,受百年不遇特大旱灾影响,南方地区降雨量同比减少70%以上,加上少数民族群众依山而居、刀耕火种等生活习惯,森林火警、火灾一时呈爆发态势。1月1日,昆明森林支队官兵在西山区海口镇打响了2010年灭火作战的第一战,此后的1个月时间,云南、四川森林总队共扑救森林火灾42起,仅春节7天假期就扑救森林火灾28起,动用兵力2000余人次,其中8个大(中)队连续4天转战两个以上火场。
  为应对频繁发生的森林火灾,云南总队在全省分设了7个前进指挥所,从总队到支队、从支队再到大队、中队,4级作战指挥体系和力量体系联通联动、高效运转。2月14日,在大理石门关玉皇阁灭火作战中,携装巡护的大理中队和漾濞中队从接到火情到投入战斗不到50分钟,为有效控制火势赢得了战机。
  回顾2010年全年灭火作战,每一场火都是以战机的赢得换来最后的胜利。
  5月,靠前驻防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和山西的机动支队700余官兵,1周之内转战千里,扑灭8起森林火灾,人员无伤亡、装备无损坏,充分发挥了机动作战、辐射全国的作战效能。
  6月7日,内蒙古呼伦贝尔红花尔基樟子松母树林基地发生雷击火灾,内蒙古森林总队第一时间集结500名官兵,仅用9个小时将火灾扑灭,消除了一起重大险情。
  上下齐力 胜算在谋   2010年6月25日,大兴安岭呼中地区出现大小48个火场,形成有史以来最多火点的森林雷击火灾,严重威胁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安全和上万名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火灾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央领导多次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尽快扑灭大火。国家林业局和武警总部党委、首长多次深入一线了解火情,全力组织攻坚行动。森林指挥部主任王佐明、副主任李全海、沈金伦紧急飞赴火场一线,统一协调指挥;指挥部政委王长河、参谋长郝晓光等领导坐镇基指,上下协调。
  在作战方向多、兵力调动频繁的情况下,内蒙古、黑龙江、吉林森林总队参战的师团职领导全部奋战火场,为保证灭火作战的高效指挥、严密组织提供了坚强的保障。
  为集中优势兵力,吉林森林总队700余名官兵一天之内在长春集结完毕,分两个梯队向火场开进,机动上千公里投入黑龙江呼中地区飞虎山火场扑火战斗。在黑龙江、内蒙古交界处的5个火场上,5000余名森林官兵不分昼夜奋力扑救。内蒙古森林总队就近用兵,出动600余名官兵,在内蒙古阿中林场、大兴安岭伟建林场2号、3号等多个火场开展扑救。在黑龙江省塔河县3号、呼中林场4号火场,黑龙江森林总队1000余名官兵利用大型机械辅助开设隔离带,点烧迎面火,实施以火攻火。
  6月27日中午,4号火场东南线,长达几公里的火线不断向外蔓延,官兵无法靠近火头。黑龙江森林总队1700余名官兵以万箭齐发之势,对14条火线、60多个大火头同时发起进攻。6月30日,各参战部队抓住有利天气条件,对大兴安岭所有火场发起全面总攻,30个火头被有效遏制。7月3日5时,黑龙江大兴安岭最后一个火场实现封控。
  这次战斗,森林部队6000多名官兵及兄弟部队、地方参战人员连续奋战10昼夜,先后扑打火头百余个,扑灭火线150余公里,攻险段30余处,带领林业职工先后10余次成功避险。
  艰苦奋战 挑战极限   不怕困苦、不畏艰险、不负重托是森林部队的火场精神,也是森林官兵扑救森林火灾的真实写照。
  在2010年扑救四川省雅江县八角楼乡的森林大火中,火场海拔高、火线长、地形复杂、扑火艰难。肆虐的大火不时地沿着树干蹿上树梢,明火、暗火交织,地下火、地表火、树冠火同时燃烧。飞舞的火星落在官兵脸上、手上,火辣辣的灼痛钻心刺骨,但官兵们毫不畏俱。战士刘鹏、张伟被浓烟熏倒在地,战友们把他们抬下火场休息,清醒后的他们又继续投入战斗中。
  2010年除夕夜,丽江森林支队100名官兵在海拔4000米的高山原始森林中与火魔鏖战20余小时。参战的新战士们个个累得满头大汗,却没有一人叫苦、叫累。
  凉山森林支队官兵在扑救木里县三角桠森林大火中,连续作战4昼夜,以“山高、斗志更高;火猛,战法更精;缺氧,不缺精神”的毅力与火魔展开殊死搏斗。
  武警森林官兵以对党和人民的无比忠诚,对绿色事业的忘我奉献,续写着一首首感人的壮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