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用水困难,青海湖枯水期连年旱情

核心提示:江西省以渔业为主的鄱阳、余干两县,渔业的产值连年下滑,很多渔民甚至连开船的柴油钱都赚不回来。鄱阳湖枯水期变长让周边100多个自然村,5万多渔民的收入锐减。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核心提示:深秋十月,记者走入低水位下的鄱阳湖区,每每入目的是一片片湖草丰茂的草原风光;水位低渔获少,渔民大量转产上岸。但无土地,少资金,缺技能的渔民在转产中还需有关部门“扶一程”。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深秋十月,记者走入低水位下的鄱阳湖区,每每入目的是一片片湖草丰茂的草原风光;水位低渔获少,渔民大量转产上岸。但无土地,少资金,缺技能的渔民在转产中还需有关部门“扶一程”。
星子水文站是鄱阳湖的标志性站点。10月3日一早,记者来到星子水文站,看到随着水位后退,湖床上露出一根根水位测量水尺。星子水文站站长包继红说,这个站总共有14根水尺从岸边延伸入湖中。但近几年极枯水位不断出现,现有水尺测量不到水位,每年都要在湖中心竖立临时水尺。他指着临近湖水的水尺说,10月3日,星子站水位为12.76米,比多年均值低2.5米以上。目前,鄱阳湖水位正以每天0.1-0.2米的速度下降。
作为我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既是国际重要湿地和候鸟越冬栖息地,也是我国主要的野生淡水渔业资源保护地。但近年来,鄱阳湖持续出现低水位,给湖区渔业资源保护和利用带来了深远影响。尤其是今年以来至6月初,江西出现罕见春夏连旱。鄱阳湖水域面积萎缩至历史同期20%以下,湖底成为大草原,鱼类大量因干涸而死,更无法产卵繁殖。经历6月份短暂的洪水后,受降水偏少、长江低水位的拉空作用等因素影响,目前鄱阳湖再度陷入低水位状态。记者在星子县等沿湖地区看到,长期的低水位导致湖滩裸露,湖草疯长,大量渔船搁置在干涸的湖滩上。在星子水文站旁边,湖滩变成一片片草地。
持续低水位给湖区渔民生产生活带来了严重影响。星子水文站数百米外就是专业渔村星子县南康镇大塘村。走入大塘村记者看到,沿湖港汊停泊着一排排渔船,渔民都已上岸。大塘村村支部副书记张秋林告诉记者:“往年这个时候,村里渔船全部入湖捕鱼了。但今年却无鱼可捕,渔民全年收入预计不到往年的三成。”
“我11岁随父亲下湖捕鱼,还没见过这么严重的旱情。”62岁的渔民张金寿有些激动地说,“现在我下次湖要50多元柴油开支,而收入却不见得有50元。因为渔获物多为指头大的小鱼。”
如今这个专业渔村的250多户渔民的渔船都停靠岸边,绝大部分渔民陆续通过外出打工、合股跑水运等方式,进行转产转业。大塘村渔民张贵生的三个儿子都停了渔船,或从事水运,或从事花卉买卖,或外出打工。其中大儿子与其他几户渔民合股购买了一条200多万元的运输船跑水运。
据了解,针对鄱阳湖渔民受灾情况,今年6月份以来,中央财政已拨付江西省渔业救灾资金1亿元,用于补助渔民购买种苗、柴油,修复养殖设施和渔船等。但鄱阳湖渔政局星子县分局副局长朱洪娜分析说:“鄱阳湖渔业资源的修复要持续多年才可实现。而且由于缺乏工程性调节措施,鄱阳湖低水位将成为一种长期态势。因此,要从根本上减缓鄱阳湖渔业资源保护压力,促进渔民增收,就必须减少渔民,帮助渔民尽快转产转业。”

核心提示:新年伊始,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再次传来干旱的消息。1月2日,星子站水位跌破8米关口,鄱阳湖正式进入极枯水位期。江西省水文局负责人介绍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片 1

图片 2

在江西省以渔业为主的鄱阳、余干两县,大多数人都以打鱼为生。2014年12月,上饶市余干县,30多公里的康山大堤沿线,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渔船。在锣鼓山口岸,一个小型的港口,数十条渔船搁浅在干裂的滩头上。

12万人面临饮水困难渔船搁浅在鄱阳湖星子段湖底,渔民无鱼可打。

图片 3

图片 4

进入到枯水期后,鄱阳湖变成了一条条河道。一些河道被当地村民就分段割据,不许外人来此捕鱼,村民们自己“筑坝”分割水域。

12万人面临饮水困难因水位下降,鄱阳湖都昌印山水域渔民无鱼可打,收网上岸。

图片 5

新年伊始,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再次传来干旱的消息。1月2日,星子站水位跌破8米关口,鄱阳湖正式进入极枯水位期。江西省水文局负责人介绍,目前鄱阳湖水体面积已萎缩至不足200平方公里,不到丰水期的二十分之一。

紧邻江西南昌的南矶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段河道被当地村民占据,村里还派了专人在此24小时看守,以防外地人来此“偷”鱼。

持续偏低的水位给湖区的自然和社会生态带来了显着变化。记者近日沿湖采访时看到,一些湖区已经褪变为草洲滩涂,周边渔民无鱼可打,大量渔船在湖滩上搁置,部分地区出现用水困难,候鸟、江豚等野生动物也面临生存考验。

图片 6

在星子水文站监测点附近的码头,记者碰到了刚刚出湖捕鱼回来的张金云夫妇,桶里的几斤小鱼就是他们老两口这天的全部收获。

2014年12月2日,一个为景区收购鱼鹰的人来到康山乡,从一户渔民家中买走了4只鱼鹰,用于捕鱼表演。养鱼鹰的徐东华说,两年前,就有人来向他买鹰。徐东华的父亲听后气得大骂:“这不是卖孩子嘛!”“鱼捕不到,人都养不活了,还怎么养鱼鹰?”
徐东华回答父亲。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张金云告诉记者,自从水位退下去之后,每次出湖都捕不到什么鱼。而按照往年的行情,眼下年关将近,正是卖鱼的好时候,“原本可以趁这个时间好好挣上一笔的,可照现在的情况,每次捕的鱼还不够耗费的油钱”。

图片 7

日子艰难的不仅是这些靠打鱼为生的渔民,生活在这里的候鸟、江豚等野生动物也同样面临着生计难题。

康山乡湖边的一个草棚里,20多个占水捕鱼的中年人正在吃饭,年龄最大的老袁说,到了枯水期,他们会设置拦段。早几年,他们也不拦河道,但这几年,鱼越来越少了。“没办法呀,你看,从早上5点忙到下午6点,我们20多个人,每人每个月还分不到2千块钱,我们也要养活家人呀!”

作为世界着名的候鸟栖息地和亚洲最大的候鸟越冬地,鄱阳湖栖息着310多种湿地鸟类。每年10月,都有上百万的候鸟从北方迁徙至鄱阳湖越冬。鄱阳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介绍,目前已有超过50万只的候鸟来此越冬。

图片 8

面对因干旱而导致的候鸟生存环境恶化和食物短缺等问题,鄱阳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说,他们已对辖区内候鸟比较集中的几大湖泊采取了用水泵从修河抽水补给的应急措施。同时,为了保证候鸟食物,他们还专门向核心湖区投放了大量鱼苗。

而康山乡菜市场的鱼摊上,刚从鄱阳湖抓上来的鱼卖得也并不便宜,一条10斤的草鱼售价在80元以上。

此外,随着水位的进一步下降,周边部分地区的生活用水也开始受到影响。在都昌县,当地自来水公司的取水口已经出现干枯,县城12万居民生活用水面临困难。

图片 9

记者在采访时看到,都昌水位站的水位观测井和水尺等设施全部裸露在干枯的湖床上,在水厂取水口,当地已经增设了5台临时水泵到更远的湖底二级提水补给。

鄱阳湖西南面的矶山村,10多幢平房,却只有1位留守老人,其他村民已外出另谋生路。邵家山村的渔民王有庆有一个记帐本,记着这13年来打鱼的收入。最好的年景是2000年到2005年,年收入在1.5万元至3万元之间。然后,逐年下降,最差的是2012年,2440元。

鄱阳湖水位缘何持续偏低?记者发现,有自然条件的影响,也有人为因素的作用。

图片 10

首先,降水时空分布极端不均衡,导致入湖水量在一个时期内严重不足。气象专家介绍,鄱阳湖湖水主要是依靠地表径流和湖面降水补给,但2011年以来,江西省降水量整体偏少,且在时间分布上十分不均。

2014年12月4日,邹正虎开了1个多小时的三轮车,来到鄱阳湖另一处浅水区。邹正虎和同伴穿着下水裤、推着电瓶、拖着电网在浅水中走来走来去,就象“牛犁田”一样,整整在水里游荡一天,收入大约在40元。

其次,长江上游大批库坝对鄱阳湖的“拉空”作用,造成了非自然因素的持续低枯水位。江西省水文局1月2日8时的监测统计显示,江西境内五大河流的入鄱阳湖流量只有732立方米每秒,而鄱阳湖的出水流量则达到了1280立方米每秒。鄱阳湖湖水被急剧“拉空”,水位快速下降。

图片 11

其三,鄱阳湖区出现的大规模采砂活动造成湖区河道下切,水位下降严重。据了解,一艘功率几千马力、两三层高的大型采砂船“吸砂王”,一次作业就可将水深30米、半径60米范围内的砂石吸个精光,形成近百米宽的大坑。

一条通往九江的铁路桥横跨干涸的湖面。据江西省水利厅公布资料,自2000年后,鄱阳湖连续多年出现旱情。有专家认为,这属于正常波动,符合自然规律;但也有专家认为,不可忽略违法采砂、水利设施截流等人为因素的影响。据观测,鄱阳湖地区枯水期干旱已有常态化趋势。

自2003以来,鄱阳湖已经连续近十年出现低枯水位,其中部分地区还出现了历史同期最枯水位。专家认为,鄱阳湖低枯水位造成的已经不是短时间内的临时性影响,而是呈现出常态化趋势。

落星墩,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城南三里的鄱阳湖中的一座小石岛,因为看起来像从天上坠入水中的星星而得名。早在北魏时期,郦道元就在《水经注》中对它有过描述,后世的王安石、黄庭坚等文人墨客经过这里时也皆有题咏。
冬季来到落星墩,将随手拍下的照片贴上新浪微博,跟帖的人大都很羡慕:“真壮观啊,你去内蒙古大草原了?”的确,站在落星墩上,放眼望去,原本沉于鄱阳湖水底的方圆数公里土地,如今可以用一句诗来形容:“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
在2010年,因为干旱,星子县的一座建造于明崇祯四年间,距今近400年的“千眼”古石桥就曾露出水面。2014年12月30日,随着湖鄱阳湖水位持续下降近8米,这座“全国最长的湖中石桥”再度“露面”。
鄱阳湖,位于江西省内的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丰水年份水域面积最大可达4000平方公里以上,而近几年,连续遭遇旱情,鄱阳湖的水域面积曾减少到50平方公里。水域面积的减少,让沿岸的航运、渔业受到威胁,上千万人口的生活受到影响,鄱阳湖的生态也在迅速发生变化。

长江水利委员会设计院做的专题调查分析也认为,今后鄱阳湖低枯水位将成为常态,并将导致鄱阳湖生态与经济两方面承载能力的大幅降低。为此,相关部门和沿湖地区应该采取必要措施,做好长期应对鄱阳湖低枯水位的准备。

鄱阳湖枯水期连年旱情,影响最大的是渔民。

专家表示,可以考虑采取一些工程性措施,应对鄱阳湖干旱低枯水位常态化的影响,保障周边地区的生产生活和生态用水。

江西省以渔业为主的鄱阳、余干两县,渔业的产值连年下滑,很多渔民甚至连开船的柴油钱都赚不回来。鄱阳湖枯水期变长让周边100多个自然村,5万多渔民的收入锐减。
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康山乡,这是一个位于鄱阳湖边上的小集镇,大多数人都以在鄱阳湖打鱼为生,30多公里的康山大堤沿线,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渔船。在锣鼓山口岸,一个小型的港口,数十条渔船搁浅在干裂的滩头上。港口冷冷清清,上百只鱼鹰停在岸边,无所事事地打着盹。主人不知去向。
一个多小时后,有个老汉挑着担子从远处走来。打开袋子,一堆小鱼从中滑出,大多如食指般粗细,他挑了几条稍大的放在旁边的小盆里,其余的,按一只鹰一条鱼的量按顺序喂鱼鹰。
这个老汉叫陈五顺,今年63岁,是鄱阳湖边少数几个还在坚持用最原始方式捕鱼的老渔民之一。喂完鱼鹰,蹲在岸边,他点了根香烟,眯着眼深深吸上一口。“旱季时间太长,这船都出不去远一点的地方,现在,别说是靠鹰捕鱼赚钱,就是这些鹰每天要吃的食物,都要骑着三轮车,去5公里外的一个还有水的浅湾用网捞一点小鱼回来。”
“没鱼喽,明年就只能卖鹰了。”两年前,就有旅游景区的人,来向老人买鹰,去做表演项目,老人一口就回绝了。“我怎么能卖孩子呢?可这样下去,鹰跟着我都要饿死了。”
最后的烟头,他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猛吸了几口,然后扔在龟裂的土地上,用脚踩灭。起身去杀刚才扔在盆里的几条稍大一点的鱼,他说,这是他和老伴的晚餐。
鄱阳湖枯水期连年旱情,越冬候鸟数量锐减。
2013年11月,江西日报发布消息“十万候鸟飞抵鄱阳湖越冬”并配发了一张群鸟起飞的图片。但据江西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局的统计数据记载,2005年有71万只候鸟在鄱阳湖越冬。
“鄱湖鸟,知多少,飞时遮尽云和月,落时不见湖边草。”这是早些年,鄱阳湖候鸟的真实写照。现在,南矶自然保护区里,依然能看到成群的候鸟。以大雁居多,偶见长脖的鹤类。远处有人正在点火烧荒。候鸟聚集在少数几块有水的浅滩中。
“候鸟已经少多啦。”矶山乡的村民说。他们指着一公里外的芦苇地说,候鸟多的时候,那边是黑压压一片。“那时候,鸟太多了,晚上的叫得让人都不能睡觉。”现在的湖边湿地已完全干涸,甚至干裂变硬,有些地方甚至出现沙化。
3月份是鱼类繁殖的最好时期。从长江进入鄱阳湖的鱼类会在草洲上产卵。而这几年的3月,鄱阳湖的水位一直很低,很多鱼类无法完成产卵繁殖,直接导致了鄱阳湖鱼量的减少。在一处捕鱼点,渔民正在晒鱼干,大多数是只有几厘米的小鱼。这些小鱼原本应该是候鸟的食物。没有了食物,前来越冬的候鸟自然减少。
在星子县码头,因为干旱,大船根本无法靠岸,货物要通过小船在水上转载。丰水时,鄱阳湖主要航道可以走1000吨的航船,现在就只能走200吨的渔船。
据江西省媒体报道:2006年,湖口县7个乡镇22个行政村4.6万人因鄱阳湖水位下降出现用水困难。除沿湖工农业供水严重受影响外,周边600多万名城镇居民生活也大为不便,对包括南昌、九江的1000多万人的生活造成影响。而航运、渔业的影响更为明显。而这一年后,这样的枯水干旱期还在加长。
鄱阳湖枯水期连年旱情,是天灾?是人祸?
据江西省水利厅公布,自2000年后,鄱阳湖已经连续多年出现旱情,2003年、2007年和2009年更是遭遇大旱,湖泊的低水位纪录连创新低。有专家明确指出,鄱阳湖地区已出现干旱常态化的趋势。
自古以来,鄱阳湖就具有“高水是湖、低水似河”的独特景观:在丰水期水域面积最大可达4000平方公里以上,到冬季枯水期却能“瘦身”至几百平方公里,最大容积和最小容积可相差几十倍。然而,近10年来,鄱阳湖的枯水期却多次被“拉长”。在个别枯水年份,最低水位来临日期提前了至少100天。
导致鄱阳湖近10年来多次出现干旱的原因,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鄱阳湖湖泊湿地观测研究站站长陈宇炜研究员认为,虽然其中有一些人为因素,如注入鄱阳湖区的5条河流中的河水被沿岸工农业生产大量占用,导致注入鄱阳湖水量减少、湖区大量挖沙导致湖面下切等,但总体上还是由于全球气候变化而导致目前的干旱。“从观测数据看,现在鄱阳湖流域处于一个相对干旱的时期,而之前30年则是相对湿润的时期,这种湿润阶段与干旱阶段交替出现属于正常的波动,符合自然规律。”
然而,不少专家认为,这不仅仅是气候的问题。以《中国科学报》的一篇报道为例:江西省气候中心主任殷剑敏认为,鄱阳湖干旱成因是一个综合性问题,不宜过于强调气候因素的作用。他提供了一份观测数据:2011年,江西全省年平均降水量为1305毫米,为1961年以来第六少雨年。也就是说,虽然2011年降水较少,但并不是历史上降水最少的一年。“那么,比2011年降水还少的年份,为什么没有出现这么严重的干旱?因此现在的干旱决不能忽略违法采砂、水利设施截流等人为因素。”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湿地研究所研究员崔丽娟也赞同殷剑敏的观点。她认为鄱阳湖干旱的直接原因是汇入鄱阳湖区的水量减少了,但是降水的减少程度能否引起如此严重的干旱还有待研究;能够确定的是,鄱阳湖流域城市与经济的发展肯定对干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了解,目前江西省有关部门也正在就鄱阳湖低枯水位对城市供水的影响进行调研,并准备通过采取上游水库调节、沿湖取水管线延伸和加强采砂管理等应对措施,确保城市供水安全。

而针对低枯水位下渔民生活困难的问题,基层干部、渔民和鄱阳湖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等都呼吁,政府应该加大扶持力度,促进渔民转产转业。

[ZSPFSIGN]

图片 12

12万人面临饮水困难因水位下降,鄱阳湖都昌印山水域渔民只有少量鱼可打,卖鱼的钱有时难以抵上消耗的柴油费。

图片 13

12万人面临饮水困难鄱阳湖都昌水域渔民刘桂宝因无鱼可打,在家门口晒网。

图片 14

12万人面临饮水困难这是都昌县自来水公司取水口处的简易拦挡设施。